当前位置:自来招聘国学宋朝诗人晏几道的《蝶恋花.碧落秋风吹玉树》原文及解析
宋朝诗人晏几道的《蝶恋花.碧落秋风吹玉树》原文及解析
2022-09-07

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准备了:晏几道《蝶恋花.碧落秋风吹玉树》,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!

“碧落秋风吹玉树。翠节红旌,晚过银河路。休笑星机停弄杼。凤帏已在云深处。楼上金针穿绣缕。谁管天边,隔岁分飞苦。试等夜阑寻别绪。泪痕千点罗衣露。”宋朝晏几道《蝶恋花.碧落秋风吹玉树》

李商隐有一首七夕的诗堪称绮丽大气,“鸾扇斜分凤幄开,星桥横过鹊飞回,争将世上无期别,换得年年一度来。”其铺陈华瞻,写的哪是一个织女,写的是天帝爱女,凤仪森森的去会见驸马,端庄稳重,浓墨重彩,盛装喧嚣,普天同庆,成为诗史上最华丽的织女,切和了人们对织女和牛郎见面最浓重的想象和祝福,也点出了七夕在有情人心理何等重要。

那么像这样华美弘大的抒情,浓缩在小小二十八个字的绝句里,基本上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至少唐朝无可比肩的。

那么到了宋朝,承平盛世之开端,丞相晏殊之子晏几道,与诗虽无能和李商隐比肩,但与词,却有一首堪称华美的《七夕》,可与李商隐的造诣和意境相当,并另有词的抒情辗转处。

“碧落秋风吹玉树,翠节红旌,晚过银河路。”

李商隐的主观色彩堪称浓烈,视角也非常的独特,是以天帝孙女,公主的口吻来这七夕,这无愧李商隐晚唐圣手的美誉,也来自于李商隐对自己自信是皇家后裔,凤子龙孙的精神自信,虽然与世路他艰辛坎坷,但是骨子和精神上的贵族之气,化作对各种神话和典故的捏拿。

晏几道则是真正相门之子,他曾经的锦绣富贵,使他对大事件的描述,也别有简净大气。他是通过旁观者来想象描绘织女牛郎的故事,同样是用的顶级神话。

你看那碧落之大而明净是为今天所备,那秋风自天而落,吹动层层玉树。这玉树可以是指天上的云朵,亦可降以形容七夕傍晚的西风,仿佛织女出行带来的云气流动。只看见翠节红旌,一队队仪仗过去,那是织女晚上过银河。

当然这是想象,但这里用了翠节红旌 ,实际也是揉合了视觉和精神的幻美,因为黄昏的天空,有蓝天与红霞,有视觉之外如云的绿树 ,甚至天上还有云树。

”休笑星机停弄杼,凤帏己在云深处。”

不要笑话今天的织女停梭不织布,或者你也不用说,今天天上的云彩多,看不到织女星,那是因为,织女将家和会面安排在了云影深深处。

那么这首诗还表现了另外一个景象,就是七夕的这天傍晚,并没有银河奇观,因为这天有风有云,遮蔽了天空。而晏几道的巧妙在于,云遮雾绕,今天也是好日子,所有的风云都是感情的流动。非常大气华美,云遮雾绕居然被他写出了良辰美景。估计风云的雷声,也被他看作车走雷声。虽未写,和李商隐一样,神话故事和天气结合,美轮美奂,翻云覆雨。

天上写完了,下步写什么?

”楼上金针穿绣缕,谁管天边,隔岁分飞苦。“

这开始写人间,人间是真的热闹,家家儿女乞巧穿针,也不管天上有无云彩。七夕成为民间重大的节日,其实和传说已经关系不大。不过是立个节气,铺陈人间的热闹。作为公开的节日,七夕和纺织女红密不可分,因为织女是针神和纺织之神。唐宋手工业发达,也就要求女子有一双巧手,人间正热闹是女人们的节日,穿花线,着新衣,吃瓜果,比手巧,沉醉在节日的热闹里。谁会想到天上的牛郎织女,是经历了长达一年的分离和相思。不是所有的相会都能弥补相思的苦楚。

那么还有另外的人,连一年一度的相会都遥远不可及,那些两地分居的官员,商贾,以及漂泊之人,他们的愁怀不是这沉醉在单纯过节的人所能体会的吧。其中当然,也包括了晏几道自己。没准他爱的人,远在天边。

“试等夜阑寻别绪,泪痕千点罗衣露。“

从现象上来讲,这其实是写得下半夜的雨。黄昏有风,临夜有云,自然后半夜有雨。

这雨真是下得含蓄。

一,从神话的角度,那是牛郎织女夜话伤心触旧的泪水,还是因为短暂的相逢又要别离的伤感?

二,金风玉露。这个不多解释。

三,是滴在相思之人身上的秋雨还有泪水。

短短一句写雨,天上人间全写到,且有人欢喜有人愁。白居易说,“千古欢哀一夕同。”就是指七夕在中国人情感上的包括之广。

但是以天阶夜雨,这个角度,写出了七夕节不同人的不同状态,且浓缩在一两句话里,却是让人惊奇的艺术巧思。整首诗从天上写到人间,反转再反转,既有人间佳节没有肝肺的热闹,也有离人懊恼的相思,云雨自神话自天以降,打通了七夕和人心最敏感的联络。

这首词绮丽大气不输李商隐,却又别有天上人间的小情怀,让人回味再三。

这类诗词往往会解读为托女子而作,但实际,每个文学作品都可以触摸作者的心灵,所以但凡没有直接写出女子身份的,我认为男女都可以共情。

晏几道之高雄,不在于他写天上织女,而在于“碧落秋风吹玉树”,这样的高缈大气,心境与节气与自然相照应。这就是他很难被学到的独特的手笔,也是在气韵上略可比肩李商隐的地方。